• 讀者投稿

震驚長宏長亨的故事:青衣島綠化用地將變賣!

作者:青衣島民

2018年4月6日之後,小編將要預咗永遠見唔返畫中嘅景色!全因為面前寮肚路塊蚊型地皮即將以估價8億賣去起私樓。對昨日嘅小編黎講,望見眼前嘅風景,最多只會覺得可惜;但喺今日,望向窗外,心入面係恐懼、不忿,同埋無助,皆因小編唔小心問咗自己幾條問題,而答案係令人費解⋯⋯


究竟呢塊地皮係咩嚟?

依家望落去,係409小巴總站。當年未開呢個位嘅時候,居民係要由何澤芸小學對出綠色避雨亭排到去小學門口。即使喺依家朝早繁忙時間,隔籬巴士站都亂到唔知想點。相信每個住喺長亨同長宏嘅島民都有共同疑問:交通問題都未解決,仲要再加多啲壓力落去,點解決呀?但喺諗解決交通困局之前,應該先問一樣嘢⋯⋯


點解會出現呢個困局?

最大包圍嘅答法,梗係話佢規劃得唔好啦。但係為咗負責任啲,不如睇返少少背景先。千禧前,呢塊地喺地圖上只不過同座山一樣,被劃為綠化用地(GB);千禧初期,政府以短期租約方式租畀小巴公司,平整工程亦隨即完成;幾年後,佢更加成為臨時政府撥地;2014年,地皮突然喺分區大綱圖 (OZP: 顯示規劃區經常准許的土地用途) 上由GB改劃為私人住宅用途(RA)。好,第二個問題未搞掂,就要插入第三條問題啦。


短期租約/臨時政府撥地係咩黎㗎?

根據發展局嘅口徑,呢類土地批出嘅原意係一種過渡性安排,同時唔可以阻礙已落實嘅長遠發展用途,屆滿後工地多成為基建一部份。所以返番嚟長亨嘅個案,係咪代表地皮一早已經納入咗我哋無從得知嘅長遠發展用途呢?而所謂嘅長遠發展用途,就係即將起嘅插針式私人樓?而如此迫切嘅交通困局只不過係起樓前嘅過渡性安排?


咁又點?需要令你心情咁差嗎?

成件事帶畀小編三方面嘅隱憂︰

1. 綠化用地(喺OZP上,GB嘅原意係抑制市區範圍的擴展及提供更多靜態康樂地)揸正牌以短期租約/臨時政府撥地用途被平整已不再綠,再而改劃為私人住宅地,都已成事實。 但問題在於就短期租約/臨時政府撥地嘅審批過程係欠缺透明度,幾時起有起私樓嘅發展動機?無從得知,無助,好似遇上扑頭黨咁!


2. 青衣島上嘅山野,即係小編成日行嘅青衣自然徑,喺地圖上都屬於GB。以上面政府任意改劃發展GB嘅情況嚟講,要全面變賣青衣島嘅郊野,其實都只係時間嘅問題。莫講話青衣島,我相信全香港仲有未知大大小小嘅GB,正在以唔同嘅方式(先破壞後發展/短期租約/臨時政府撥地)被變賣,呢個係令人最恐懼


3. 成個土地變身過程入面,直到出OZP階段先有相關嘅公眾諮詢紀錄。而有趣嘅係,當時區議員嘅申訴人係林立志,走訪附近居民做咗二百份問卷,調查結果同埋各種論證方法都清楚提出咗反對嘅意見!

反之,當小編睇到兩年前有關葵青區運輸及交通嘅會議紀錄,(長亨區議員)盧婉婷就小巴賣地後之安排只有「促請路政署交代通知方法及運輸署交代小巴線上落安排」,小編心諗,憑你呢兩句,究竟可以為我哋爭取啲咩?唔通到時見到你掛起「成功爭取409小巴線有上落安排」嘅Banner都要覺得感恩?


長宏、長亨既區議員咁啱又係黨友,係咁啱大家都視而不見交通問題?定係黨策:覓地賣地起私樓緊要啲?


不忿,就係嚟自望住自己區嘅議員係咁樣樣,姑勿論你咩派系,除非你根本無研究無深思無料到,否則,對準焦點做實事啦!唔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