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alyst編輯部

西營盤石牆樹被斬 一文睇晒四大失責者


日前西營盤般咸道港大鄧志昂樓前,兩棵逾 80年 樹齡的石牆細葉榕疑在沒有詳細風險評估下,遭樹木辦「強斬」,當中存在不少爭議,包括沒有詳盡報告證實樹木有即時倒塌危險,樹藝師及相關當局有沒有仔細研究救樹方案?兩棵能渡過強颳風「天鴿」的老樹不敵人力遭斬,反映了現時政府相關指引漏洞,涉及至少四個權責者失職!


▋樹木辦

發展局轄下的樹木管理辦公室,自2010年成立,但過去數年未有妥善統籌各部門提升石牆樹的保育工作。而斬樹當天,新上任的樹木辦總監為高級土力工程師高韻儀,新總監沒有樹木管理知識,對現場教授的專業意見亦未能回應,惟形容是次「情況特別」,堅持強行斬樹。

而樹木辦就樹木風險的檢查報告規範粗疏,只靠數頁文件便決定斬樹。樹木業界已經常批評,該表格(俗稱FORM 2)過於簡單,風險評估令部份健康的行道樹,也會容易地被評估需要斬走,有欠公允;亦令樹木辦漸失「人樹共融」之設立原意,淪為「斬樹辦」。當局應檢討樹木辦的工作及目標,以更詳細的方法評估樹木,內容及格式應廣泛諮詢業界後,設計一份更詳細的報告規範,可涵蓋專業的評測工具如阻力測試鑽探儀(Resistograph) 及聲納探測器等。此外,應盡快聘請一位具相關樹藝資格、在行業有多年經驗及愛惜樹木的樹木辦總監。


▋地政總署

地政總署決定移除兩棵石牆樹,被指對兩樹「判死刑」,不但沒有詳細的樹木風險評估報告參考,港大的土木工程報告亦無法交到市民及專家面前。事實上,地政總署只在未批租或未有其他政府部門負責管理的樹木,進行非經常性的護養工作,過去三年僅每半年監察樹木情況,並沒有積極進取尋求提升樹木健康及安全的保育方法。「預防勝於治療」,如果每個部門應對監察名單的樹能更積極跟進,以改善情況為本,以不是安於維持現狀,相信香港的都市樹能減少被判死刑。

▋樹藝師

作為樹木醫生,現時註冊樹藝師(CA)的資格及認可機制,一直處於提升當中,但仍未能確保樹藝師能力和經驗,相關資訊尚缺乏透明度。石牆樹是香港歷史遺留下來的樹木,需要一定經驗方能處理;偏偏到目前為止,政府仍未交待進行評估的樹藝師的資歷為何,以及有否檢查石牆樹經驗,更有指涉事樹藝師,疑填錯風險評估表格,如果屬實,直接令石牆樹「枉死」。

再者,由外判樹藝公司完成報告,只交往政府內部審核,並沒有第三者獨立意見,容易讓行政干預專業,斬樹的決定往往是政治決定,缺乏制衡及監察。應在廣泛諮詢業界後,設一個具認受性的資歷架構及專家提升階梯。 所有政府外判合約的樹藝師資歷,其專業資格應公開。而當局對受關注的樹木、石牆樹及古樹名木,須外聘獨立樹木專家,作出第三者評估,增加客觀科學數據,爭取保木而非斬樹。


▋民政事務處

民政事務處負責溝通政府和地區和市民;就今次斬樹,處方只將斬樹理據鋪陳,未有深究相關做法,同時在沒有足夠數據的情況下,單方面向居民提供有限資訊,更有誇大石牆樹風險之嫌。民政處應全面交待各方理據,並提出可行的緩解措施,讓各方有足夠時間消化及分析石牆樹去留,絕不應倉促斬樹。


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栽種兩棵石牆樹至 80 年輪經歷多少個寒暑春秋,為多少代人遮蔭擋雨,如果沒有足夠理據而狠下揮刀,珍貴的樹木一去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