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讀者投稿

單程證與醫療爆煲的關係

撰文:譚凱邦




香港公立醫院迫爆瀕臨崩潰,連一向少理政治的醫護人員都再忍受不了,極罕有地集會痛斥政府從無正視問題,長期道德綁架他們加時加班,為醫療政策失敗頂罪。有前線醫生特別反映,有不少新移民一到港即要求使用醫療服務,也指出診症服務供不應求,很大部分是由於過去多年放任增加的單程證人口。


醫護朋友所提的問題不是甚麼新說法,只可惜近日,竟然還有人堅持醫療問題不過是人口老化所致,與新移民人口無關,想為單程證制度開脫。既然提到人口老化,就看看為何過去湧入的單程證沒有紓緩人口老化之餘,更正正是令問題惡化的重要因素。


參考了 2017年11月保安局向立法會提交和統計處公佈的單程證年齡分佈數字,我將數據對比過香港本身的人口年齡分佈,發現相差根本不大,若以2017年來港單程證為例,更見到24歲以下實際僅得3成多,而45歲以上的佔逾23%,其中65歲以上更過千人!換句話說,在政府沒有審批權的情況下,單程證沒法令社會更年輕,反而一直增加老年人口的實際數量,加重香港社會醫療、福利負擔。大陸的長者,應由大陸政府承擔照顧的責任,而不是香港的醫療體系。


單是2007年至2017年間,單程證就為香港帶來了7萬7千多個45歲或以上的人口。我不能說他們一來到香港便生病及求醫,但只要其中15%曾一年到一次公立醫院,已產生每年過萬人次的求醫個案,實在地加劇了公營醫院的負擔。


當香港的社會已超負荷,公共服務水平造成影響,對本來生活在此地的土生土長香港人極不公道,也不見得對來了較久的新移民有好處,所有人都在受罪。那些到今時今日,仍然呼籲港人接受更多移民的官員和團體,到底是否有認真想過這問題?


從無人說減單程證就可解決一切問題,但是不減單程證,問題肯定更難解決,這點毋庸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