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alyst編輯部

香港要走回頭路恢復填海?


香港人做事講求效率、講求快。團結香港基金副總幹事黃元山稱「填海造地」效益高,政府亦多番提及要恢復填海造地,以較短時間解決逼切的土地短缺問題,但貪圖簡單快捷的背後又要付出多大代價?填海得來的土地又是否有效規劃,惠及普羅大眾?


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說,沙田新市鎮都是填海填回來的,香港房屋問題逼切,土地短缺,無可避免要填海。但香港除了在幾十年前填海發展沙田,更為人所知的是填海建造迪士尼樂園、發展港珠澳大橋、機場第三跑等大型建設,有多少是用於建造公營房屋,解決市民基本所需呢?不免令人質疑填海造地最大的得益者,是大財團、大商家,而非普羅大眾。


以前環保議題未成熟,香港的土地多依靠填海得來。直至90年代,香港填海的高峰期,有人士提出經濟發展之餘,都需平衡環境保護,應避免不必要的填海,於是提出反對填海,並定立了《保護海港條例》,列明「海港須作為香港人的特別公有資產和天然財產而受到保護和保存,而為此目的,現設定一個不准許進行海港填海工程的推定」。到2003年,有人士引用條例於香港終審法院推翻《灣仔填海計劃》,法官在判詞中指出需要「有迫切及凌駕性的當前需要」才能夠填海。因而此後政府的填海選址亦只能在維港以外。


填海會對環境造成破壞是不爭的事實。大嶼山一帶水域的填海及發展工程令中華白海豚的數目不斷降低,根據漁護署的資料,2017年錄得的海豚數目跌至47條。另外,填海過程中使用的砂石若密度不足,容易懸浮海中不沉降,對環境造成「多重破壞」。


填海造地非香港獨有。世界上填海造陸比例最高的國家是新加坡,多達22%的國土透過填海而成。填海為新加坡帶來領土擴張、經濟發展,但多年來備受鄰國馬來西亞及印尼的指控,指其侵犯領土、破壞海洋環境、導致漁民收獲減少及船隻損壞。馬來西亞及印尼更因此中止向新加坡輸出砂石。填海除了為新加坡帶來環境影響,更令其與鄰近國家關係變差。


不只新加坡喜歡向海覓地,過去10年,中國沿海各省份都掀起大規模「填海造地」熱潮,2015年中國共計填海造地1萬1055.29公頃。不過今年年頭中國全國海洋工作會議公布,2018年將實施最嚴格的圍填海管控,取消區域建設用海、養殖用海規劃制度,連已批准的亦停止執行,即原則上不再審批一般填海項目,以免導致每年上萬公頃壯闊海洋被鋼筋混凝土取代,生態環境持續受到嚴重破壞。


香港人要求開闢土地,是渴望得到更佳的居住環境。居住環境除了包含合理舒適的居住空間,亦包括居住城市的自然環境。當填海衍生的問題顯而易見,連偉大的強國都抵受不住影響而要停止填海工程,香港人是否真的別無他選,要走回頭路,恢復填海造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