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alyst編輯部

姚松炎:公私合營易造成官商勾結


姚松炎:「其實2012年或之前已有民間共識,不再用『無皇管』的公私合營方法。現在再用,政府報告自己都提出,會引起潛在的官商勾結可能。」(電話專訪)


土地大辯論中,其中一項「短中期」選項是「釋放私人農地」作發展,當中釋放方法引起最大討論。建議方法有兩種:

一、沿用《收回土地條例》,政府以「公共用途」收地發展;

二、市場主導,地產商可就私人農地向政府申請改變土地用途,即公私合營。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黃遠輝多次在公開場合提及公私合營方式,令公眾擔心潛在官商勾結風險。專研土地及房屋政策的姚松炎教授都有同樣憂慮,更質疑政府為何貿然再次提出公私合營,不沿用行之有效的《收回土地條例》發展新界農地。


姚教授指,《收回土地條例》政府直接收地發展,既可避免政府和地主、發展商有互相勾結的潛在風險,更能回應市民對公營房屋的需求。因為公私合營無可避免會有大量土地用作私人房屋的用途,究竟能否有公營出租房屋都成為疑問。就如首置上車盤都是以資助方式出售房屋,根本未能回應現時最短缺、輪候冊最長的公營出租房屋需要。


而政府指《收回土地條例》會引來訴訟、時間長,難回應市民急切的需求。姚教授就質疑:「收回土地作公共用途,建公營房屋,完全符合法例要求。聽不到政府有任何法律意見解釋為何用《收回土地條例》會引來贏不到的訴訟。」如政府想說服公眾,還需要更多專家提供詳細報告去解釋原因。


至於政府報告提倡地產商需向政府補足地價,釋除官商勾結疑慮,姚教授表示:「補地價運作過程不公開,無從監察,如何得知是否收足?」即使政府成立獨立機制作監察,姚教授亦直言無效。他指出,即使現時有《防止賄賂條例》的特殊條款去管制公務人員操守,要求比一般商業機構為高,但仍出現「許仕仁貪污案」。假如成立獨立機制,更無法律約束力,變相把門檻降低,容易令官員見錢開眼,難以叫公眾接受和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