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讀者投稿

九巴車禍,想起台北兩件事:談談香港急速節奏犧牲了甚麼

作者|謝冠東

港鐵很擠兼事故頻仍,城巴九巴則先後證實巴士亦不安全,市民似是別無選擇。當然這背後都有原因,前者是人口過多和機件老化;後者是待遇欠佳和人才流失。


這一刻我想起台北。當地未知情況會否同樣惡劣,只是起碼公車大都單層,比較不會翻側。然而假如我不想乘坐鐵路和巴士,我仍大可騎乘ubike,就憑雙腿自食其力。在香港,一來沒有ubike,二來市區不設單車徑,又不准騎人行道,單車只有在馬路上與巴士貨車並駕齊驅,恐怕更易招來橫禍。我們真的沒有選擇。


* * *

另外,據說這次意外發生之前,曾有乘客與車長口角,指責他遲到10分鐘,車長遂發脾氣開車,釀成意外。


這再度令我想起在台灣坐公車。當地公車未必頻密,20分鐘一班也許已算頻繁,漸漸我已習慣經常等車,心態沒有這樣急趕。只要不是等40分鐘,就謝天謝地了。我想一想這宗意外,其實這名乘客離開馬場,坐巴士返回大埔家裡,也並無急趕之理,然而他卻非常暴躁。這10分鐘其實也不會浪費啊──當你隨身帶備手機或書本。但有時我們仍然寬容不起這10分鐘。


還有一事給我更大感觸。前幾天我坐台北市的公車到中華科技大學。途中司機卻把車子停靠路邊,那裡明明沒有車站。他跟乘客打個抱歉手勢,就下車了,原來那裡有個公廁。他小解後若無其事再度上車,沒有一個乘客投訴。也許大家都了然於胸──司機也是人,他也會尿急的。有這樣體諒的心,情緒也沒有這樣容易升溫吧。(當然這或是個別事件,台灣亦有它的「奧客」,只是我很難想像這樣的事在香港發生。)


* * *

香港的城市步伐舉世知名,乃至舉世驚嚇。為了三餐,我們非常繁忙,對人對己都失去寬容。身在這裡,有時也難獨善其身,我像被這個城市推著走,心情無法平靜下來,健康也不知不覺打了折扣。


也許搬去梅窩等離島地方,才能在港體驗慢活,但我又適應不了那裡的生活機能,餐館寥寥。心想有一天出走台灣,告別這裡的氛圍,才能嘗試過另一種生活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