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讀者投稿

土地供應的關鍵矛盾

作者:謝冠東



有朋友撰寫報章專欄,說「買樓收租何罪之有」,不忿業主被人責備。


我沒有聽聞業主受責,但我想業主被遷怒,可能與部分租客覺得近年加租太多或太密有關。正如領展買商場收租,也難逃指責一樣,市民寄望業主應收取「合理利潤」,「取之有道」。


不過不論物業還是租金價格上升,根本問題都在於供求失衡,放諸商場也一樣。唯正如《信報財經月刊》4月和5月號所言,假如每年有七萬至十萬「新香港人」來港,粗略估計可能每年都額外佔有二三萬間屋。窮的跟你爭奪公屋,富的跟你競逐私樓,是以市民上車難度大增。而政府不論怎樣費盡九牛二虎之力,至少短期都不可能滿足這個缺口:一則未有土地,二則沒有建築工人。基本上短期唯一紓解民困的方法,就只有儘量限制「新香港人」的數目,別無他法;否則香港人未來數年只會每年都更為水深火熱,那跡近置民間疾苦於不顧。


及至長遠,假如開發棕地、丁地、高球場與軍事用地已足以應付港人需求,那他們不想損害郊野等環境也是情有可原。因他們看不到為何損害人所共愛的郊野來容納「新香港人」,對他們有好處。這才是最核心的一個政治問題,需要爭取社會的共識。


而隨著建制KOL呼籲港人遷往「大灣區」,家庭團聚的理由也不攻自破。因沒有理由一邊促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搬往大灣,一邊卻說本在內地出生的「新香港人」不能住在大灣。政府看來有必要加把勁,與其派人跟蹤議員,倒不如釐清這些論述和政策當中的深層次矛盾吧,那樣施政才能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