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讀者投稿

身在台灣的香港隨筆

作者:謝冠東

香港令人悲憫。


身在2018年8月的香港,工時仍然是全球最長,你是全球最疲憊城市的一員。然後你聽到行會兼立法會議員張宇人說,一天侍產假也不應該給,這是員工的苛索!究竟是誰苛刻?


你疲累地乘船經過尖沙咀巴士總站,聽到不同大媽以大功率揚聲器引吭高歌,嘈雜無比,震耳欲聾,而且很難聽。


然後你從新聞看到,團結香港基金建議要動用大家的辛苦錢,撥5000億元興建人工島,相當於香港約10000億元財政儲備的一半,以吸納源源不絕的新移民。款項只是估計,尚未計及超支。


與此同時,沙中線的問題無日無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層出不窮。沒有人知道可以怎樣處理,都是束手無策。而盡忠職守的行政總裁則過百萬月薪,日薪高達6.3萬,過去數年估計總收入達五千萬元。


言論自由則進一步收窄,正如香港記者協會所言:紅線越來越紅,底線越來越高。民族黨被禁語,前特首梁振英引用《23條》說明該黨怎樣不該,但明明《23條》尚未立法。


是的,我不在香港,亦沒有每天都看香港的新聞,只能略知一二,那只是我在10分鐘裡隨意想到的。我相信你的感受肯定更為深刻,請你自行補充,讓世人長知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