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alyst編輯部

土地諮詢明顯有前設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諮詢文件有差不多80頁,其中一半用來介紹18個土地選項。除了介紹每個選項的背景,還列出其發展效益、發展成本、挑戰和不確定性,甚至十分細心,用排版設計為繁忙的香港人標示重點。但細看這些字體特別大、顏色特別鮮豔、字型特別搶眼的句子,會發現政府對每個土地供應選項的解說有明顯立場,而且立場偏頗,而非如小組主席黃遠輝經常掛在嘴邊「沒有前設」。


首先在「棕地」一章,政府標示的重點內強調棕地要留給工業用,但沒有提及棕地另一重要特質:受過污染,用來發展可以改善鄉郊環境。而且政府還強調棕地很零碎很難用。


而「發展新界農地」整整四頁紙中,就如何收回地產商持有的新界農地的方法,提及了3次《收回土地條例》、14次「公私營合作」,明顯有所側重。而標示重點亦是重申政府會如何為公私營合作清除障礙,想辦法令公眾信服不會因此出現利益輸送、官商勾結的問題,而不是列出兩種方法的優缺,讓公眾討論。


至於「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即大家都關心的粉嶺高爾夫球場,政府就跟公眾一樣認為要考慮改變這類設施的土地用途,不過同時都指不可以排除將這類設施搬到別處。


「填海」一章,政府標示了最多重點。不斷強調又強調填海造地十分重要、香港有今時今日都靠填海,填海有這樣好、那樣好,總之就不提及填海會對生態環境造成損害。


相反在「發展郊野公園邊陲用地」,就有提及「生態價值」這四個字。不過是叫公眾考慮用生態價值較低的地方來建屋。


難怪有人質疑政府早有預設立場,舉辦諮詢只為說服公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