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讀者投稿

移民潮


撰文:謝冠東


香港今年其中一宗能夠預期的新聞是移民潮,尤其移往英倫。有人認為對香港衝擊不大,不管是美銀估算的2800億元資金外流,還是5年內會有32萬人赴英,這派意見認為2800億僅是一個小數目,32萬人也可由大陸的新移民來填補。


先談資金,雖然2800億元,相對銀行總存款或政府儲備可能有人認為不大,但首先,這2800億可能是相對流動的資金,銀行存款再龐大,可能只是等待購買螞蟻或快手的新股,某程度對實體經濟的幫助不大。但32萬人抽走資金,不再在香港消費,則對實體經濟有具體影響。而假如他們選擇賣樓套現資金,以便在外地生活或置業,那亦會對樓市造成衝擊。


至於我們的政府儲備看似龐大,但興建完耗資巨大的「明日大嶼」後是否不受影響則尚未可知。儘管某些學者認為島上的寫字樓將帶來龐大收益,但學者只是對中環寫字樓的空置高企和租金下挫視而不見,仍然引用一些偏向樂觀和離地的預測而已。2月4日 Bloomberg又再報導,渣打銀行棄租中環渣打銀行大廈的八層寫字樓,並撤出三層其擁有的觀塘樓面了(渣廈雖以渣打命名,但早已於1992年被恒隆收購)。


至於人口,有人覺得32萬人相對750萬人也不算比例很高(雖然這只計算移民英國的人,還未計算其他地方)。然而,那可能忽略了人口的組成。英國當局估計移英的以年輕居多,並預期高達12.5%的合資格18至23歲香港人會選擇移民。我不敢說8個年輕人有1個移英是否過度誇張──尤其觀乎他們對香港的前景以及統治階層有多樂觀。但這也難怪他們,他們不是沒有在香港努力爭取過,然而甚麼也爭取不了。另一方面,年紀更小的也有可能會到英國讀書,假如家長不信任未來香港的教育制度。儘管香港政府會認為他們是令教育制度越來越好,家長應該更信賴才是。但有些人的看法總有如南極和北極般遙遠。


這引伸的問題是,就算移民的總體人數仍被認為不高,但年輕人移民的比例較高。這也符合一般的移民邏輯,即年紀大會覺得移民不太值得,不想再作大型的人生變動,所以移民者以年輕居多。結果香港可能會出現青黃不接的斷層。


至於大陸是否會有源源不絕的年輕新力軍來港,我看那並沒有保證。首先現在的大灣區龍頭據說是深圳,那他們何不移居深圳?何況就算是「北上廣深」,近年對大陸年輕人的吸引力也在下降,他們比以往更樂於留在鄉鎮,視城市有「城市病」──租金太高、空氣太糟、工時太長(見1月23日的《Economist》)。所以要說他們對香港趨之若鶩,可能太過自我抬舉。


當然一切事情都是動態的。移民潮最後有多大,以至影響有多深,還看特區政府的施政有多符合市民的意願。從這一個角度,我們或許能夠前瞻香港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