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讀者投稿

讓人絕望的不是武漢肺炎,是香港政府

撰文:謝冠東

不論武漢肺炎會疫情擴散,還是雷聲大雨點小,但我覺得很多人對香港的想法,都已是一去不返了。


為甚麼香港政府不能像台灣和澳門,由中央採購口罩,並同時禁止出口,而仍然堅信所謂的巿場機制?他們不可能不知道,這件事交由市場主導,只會令口罩被部分人囤積,被人出口,並且令很多市民都買不到口罩,受不到保護,那是最壞的情況。但就算明知會這樣,他們也不作為,我看那是因為他們自知無能為力,做不到這件事,他們都高薪低能,只要看看去年派4000元所弄的行政笑話,以至旅發局除夕抽獎當機,便知道他們已失去做事的能力和信心。他們一般只有能力在觀塘豪花5000萬元建一個噴水池,而且拒絕為此接受區議會質詢。


在缺乏防護之際,特首堅持不封關的做法,則從另一邊廂令所有市民尤其醫護暴露在極大的致病風險之中。醫護更醞釀工業行動,屈氏之流則予以譏議,站在政府的一邊。然而醫護並沒有責任承諾去接觸無限的風險,正如我們不可能要求軍隊向地雷區前進,卻不派機械人先在前方進行掃雷;也不可能明知有一批持械汪洋大盜打算進港,卻放閘請警察向他們駁火,還要求市民冒槍林彈雨。這些做法只是慷慨和枉送他人的性命,成為殺人的幫兇。政府的政策為醫護增加了風險,置醫療系統之穩健於不顧,誠為事件的罪魁禍首。但政府或屈氏論及此事,總是故意略去這個致命的前設,那向來是他們一貫的思考或狡辯模式,正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在這場疫症裡,政府無法把「盾」分給你,只懂不斷賜你更多的「矛」。不管是善心還是能力,都已幾乎沒有人敢對這個政府有任何寄望。香港人的悲慘在於,林鄭月娥班子還會起碼任職到2022年,想起還要有兩年半受她管治,已令人發愁,這件事已是一天都難以忍耐,何況近千天。誠然,屈氏的文章還不只會寫兩年,甚至可能會寫二十年以上,但身在香港我至少還可以選擇不看她的鴻文,把所有有關她的帖子隱藏,避免自虐,但卻沒有權利選擇不受林鄭班子管治──如果那可稱為管治。


大家對這個政府終於徹底死心絕望,終於要認真考慮離開,這就是武漢肺炎令香港已回不去了的原因。那不是因為冠狀病毒,而是因為再受不了這裡的氛圍,那可能相比病毒更是致命傷。病毒只是一回事,然而政府所能影響的,卻是千千萬萬回的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