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讀者投稿

煙霧瀰漫中看清香港現況

撰文:謝冠東

五個月過去了,香港人的抗爭看似毫無得着,但也不能完全這樣說。一方面那是一種全民覺醒,拒絕溫水煮蛙;另一方面你也更能認識到自身的環境狀況,以及林鄭班子的本來面目。

現在的警察隨意開槍殺人,也不用被逮。他們看來已不受任何執法人員和法律約束。藍絲暴徒進行暴行,同樣不會被逮捕,甚至獲得護送。這是我們的司法系統。


另一方面,親政府媒體則製造假消息無日無之,連同警方的記者會也是謊話連篇,對於西灣河的交通警槍擊少年事件,其所言經過與眾目睽睽的直播完全「不脗合」,卻也一樣可以厚顏宣諸於口。政府則只作片面譴責,對警察的謀殺行為從來絕口不提,更遑言制裁。這是我們的官方訊息系統。


政府部門如衞生局局長則在連催淚彈的成分也不明確下,便訛稱釋放的氣體安全,還要否定科學權威雜誌所刊載的研究。而在外國的校園槍擊事件,師長會為了保護學生而犧牲自己,在香港的校園則師長失蹤,只有學生拿出一張宿舍的床墊去抵擋大量持械警察。這是我們的政府羽翼。


我們完全感受到政府的不擇手段。當你認識到政權和城市已是敗壞如此,你便要對未來計劃重新思考。例如是否仍去買樓,再在這裡供樓30年?香港的學校仍值得入讀嗎?你仍能在香港發展長遠的事業嗎?諸如此類。我們的得着,就在於認知。而所有關於前路的決定,前提都在於認知,畢竟有了認知,才能行動。


前立法局議員馮智活曾在十年前的一個講座分享,請聽眾多作正面思考。我曾問他當看到劉江華這個人,我們可以怎樣正面思考?他答你至少可以認識到有這個人,認識到有人會這樣做事。放諸現在,道理雷同。


到最後,我們還有那一點點的得着,是在於無悔,假使我們都已經做了應做的事。這就如周梓樂同學的父親追思兒子一樣:「孩子,責任完了,安息吧!我以你為榮。 父親泣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