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讀者投稿

港珠澳大橋港人被送中陰霾

撰文:謝冠東



一名港人在前往澳門時,於港珠澳大橋被送中。港府的說法是在橋上送中合法合理,不評論大陸做法云云。唯他們並沒有急市民所急,想市民所想,就是前往澳門也造成的送中風險,以及對一旦送中就失去聯絡、下落不明的切身恐懼。而此兩項事情,怎樣看也不是合情合理。


具體影響,將是香港人大幅減少使用大橋前往澳門,畢竟送中本來就是逾半港人戒慎恐懼的事,始終大陸的司法不公人所共知。如是者,本已使用率遠不如預期的大橋,將會更為浪費,建築和維護成本顯得更為不切實際。另一方面,澳門的娛樂設施亦會少了一群客戶而受到若干打擊,相關設施的股價應受影響。儘管有人會說澳門做的是14億人生意,但你不會相信在再教育營裡的新疆人會或能前往光顧,所謂的14億從來是一個海市蜃樓、虛張聲勢;而較常前往澳門的,當然是較鄰近澳門的人。


除了對澳門和大橋的影響,港人也再次蒙上更多心理陰影。根據8月時鄭文傑在西九高鐵站被捕先是失蹤,再被安插嫖妓罪名事件,以及再之前的銅鑼灣書店負責人失蹤等事件,我們都看不到特區政府努力為受盡折磨的他們,爭取過合理的權益。我們也難以相信特區政府在大橋事件上,會有甚麼為民請命的表現。


這幾天我一直思考的事情是,當市民受到不公對待時,他們力量微小,徬徨無助,唯有憑代表他們的政府來捍衛權益。但香港人卻沒有這個基本待遇。香港政府拒絕作為,大陸政府則與你的人權對著幹。沒有政府保護我們,有時香港人看上去,還有幾分像無國籍人士。為何香港人想移民,那就是起碼能夠換一個身份,感受到自己所住的地方是有政府春風化雨、愛民如子,而不是只被一班所謂的慈母所籠罩。


而我亦想指出,前往大灣區,只會反過來令人更為深陷桎梏之中。社會賢達在發表相關偉論之時,從來沒有為你的人身安全著想過。


到底是命途多舛還是命途順遂,既是環境造就,但也或許可能可以憑藉我們的選擇,開創另一種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