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讀者投稿

人工島:從習主席表明保育很重要談起

撰文︰林超英

主席的話


昨天報章報道,行政長官稱:「習近平主席表明保育很重要。」(註1)


對於有團體建議在內地水域桂山島填海造地,解決香港的土地短缺的方案,她認為是「為了香港建屋問題,破壞中央政策」。


但是她隨即又說「這不如讓香港自己填海,在內地水域填,為何不在(香港)大嶼山、交椅洲填?」


這三句說話放在一起讀,很難明白。


第一句顯示長官理解中國國家政策重視保育,第二句顯示她也知道大規模填海破壞生態,有違保育原則,所以桂山島填海這樣的項目不得進行,但是第三句忽然又表示香港應該大規模填海,反映她認為破壞海洋生態在香港不是問題。


也許行政長官的智商極高,有某種我們沒有的高階思維,但是平民如我,讀了新聞報道後有幾點疑惑:


1. 為甚麼長官聽了習主席的話,只想到桂山島不能填海?


2. 為甚麼長官聽不到習主席說話的核心:「保育很重要」?


3. 誰人知道桂山島填海破壞生態而香港填海不會呢?


4. 或者明知填海不好,為甚麼說人家不應該搞壞他們的海,而要搞壞自己的海?


5. 又或者香港政府甚麼時候取消了自然保育政策,填一千公頃的海不是問題?


反對大嶼山人工島有很多理由,保育只是其中之一,聚焦在這點上,把香港大力推動填海放在中國為了保育海岸線和沿岸水域而全國禁止填海的大局裏看,誰都看得出香港此刻的管治指導思維,即是犧牲生態搏取所謂「發展」,遠遠落後於時代,悖逆與自然共存的生態文明概念。


提意見不是對抗


同一報道,長官指「有一班人為此(按:指維港、濕地、文物保育)與政府對抗而拖慢進度,現在的土地開發工作,比1997年前『起碼艱難十倍八倍』」。


真心希望長官視不同意見為「對抗」的報道有誤,因為如果全民任何時刻只有歌功頌德,恐怕是政府受單向思想誤導、忽視負面因素、犯大錯的最危險時刻。


民間提出需要關注土地開發過程中各個方面的問題,是負責任公民應有之義,古語有云:「三個臭皮匠勝過諸葛亮」,有助施政周全貼地,做到為人民服務的最高準則。


今次人工島之所以引起民間置疑,負面因素甚多,例如:


1. 沒有需要(人口假設高估一百萬)


2. 新界已有土地可用(千頃計土地荒置)


3. 造地昂貴(比新界收地貴十倍甚至百倍)


4. 花時太長(不解決屋荒,建成時人口或已回落)


5. 花錢太多(接近儲備總值,嚴重財政風險)


6. 破壞海洋生態(填海不可逆轉)


7. 製造本來沒有的氣候風險(參考島國滅國危機)


8. 製造更多碳排放(基層居民與計劃的中央商業區性質不匹配,天天為工作出入交通)


9. 在沒有歷史的海中央建立龐大社群的社會問題(天水圍前車可鑑)


10. 少數的連繫陸地通道構成重大保安風險(過去一年前車可鑑)


在問題多多的情況下,民間提出應該先行科學地論證人工島是否解決屋荒的最佳方案,以及要求政府解答何以以上十個負面因素不足以否定人工島方案,是非常合理的,是為了香港未來的安定而提出的,不存在眨低政府的意思,懇請長官與政府官員不要視提意見者為「對抗」,而是在建設美好香港路上的伙伴。


政府必須先理順以上民間的置疑,才可以要求任何與工程有關的撥款申請,否則將製造社會燥動,過去幾年香港已經受夠了衝擊,七勞八損,再來一次我們承受不了啊。


可負擔的房屋缺乏,是目前香港最關鍵的內部矛盾根源,必須以社會信服的方案處理和解決,政府切勿以硬推方式行事,尤其是令香港成為全國在保育方面最落後的方案,以免橫生枝節,令內部矛盾加深加重。



註1 香港經濟日報,2020年10月19日:桂山島填海解決香港房屋問題? https://rb.gy/mmxzx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