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讀者投稿

三跑應該考慮緩建三年

Updated: Oct 6

撰文:潘焯鴻

香港國際機場三跑系統,是指在現存雙跑道設計下,填海造地650公頃,增加一條第三跑道,增加機場客貨運容量。但因區域航道及地形限制,其實第三跑道只用於降落。

跟據機管局說法,2015年時,每小時航班已接近雙跑道設計68架次的最高容量,達66架次。而按照《香港國際機場2030規劃大綱》的推估,2030年時,香港需要大幅提升機場運力到每小時102架次以應付航空客貨運的高速增長,即每年提升到62萬架次升降,每年額外增加3000萬旅客處理量並達到1億人次。三跑並非唯一獨立發展計劃,而是《2030規劃大綱》發展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另外還包括已完成的中場航站擴建, 即200系登機橋的新中場大樓、興建中的SkyBridge連接500系登機橋的大樓和原T2的拆卸重建等一系列改造。目標是確保香港國際機場能容納2030年的運力需要。

筆者從事建築工程,是赤臘角機場的開荒牛之一,當年是英中日聯營(BCJJV) 的區域工程師, 負責上蓋工程最早期的前期開展工作及後負責主航站Processing Terminal的興建。當年每日從尖沙嘴搭船上班,從臨時碼頭登上仍在填海的人工島工作。初時每日午飯都需要在拖駁船搶飯盒。使用印度Tata農夫車駕駛巡視,車上需要插上旗幟保障大型機械能看到旗幟而確保安全。負責運沙做surcharge的大怪獸, 單是車輪已高過我本人。期後機場的東大堂擴建工程我亦參與其中。對機場不但有不解之緣,到現在還帶著非常重的情意結。所以,我基本上是支持赤臘角地盡其用, 支持機場的所有發展和擴建,當然包括三跑。

<COVID19疫情嚴重打擊營運>

但疫情嚴重重創航空業,無論機場營運、航空公司和相關配套行業都備受打擊。本來人們都抱有疫情過去而經濟將會報復式強勁反彈的良好願望。但實情是,這並不會在旅遊、航空及機場相關配套行業上發生。

疫情更突顯航空業的弱勢,亦顯然難以迅速復甦。新加玻樟宜機場總裁更以「望而生畏的將來 (Daunting Future)」去形容惡劣境況。樟宜機場的4個航站有兩個已關閉, 另外第五航站的建設亦已停工,並計劃延期兩年。世界上有三份之一客機需要停泊在沙漠或閒置在停機坪。疫苗未必如預期般強而有效壓制疫症, 就算恢復開放關卡, 人們用航班旅遊公幹必然會因不斷爆發和檢疫措施而受到壓制,相信難以在兩三年內恢復2019年的運載需求。

<源自大灣區的擊烈競爭>


香港經歷的大型規劃基建不少,我的年紀見證了、亦有幸參與了各處急速的填海造地、各新市鎮發展、增建貨櫃碼頭、西九至機場的玫瑰園計劃、迪士尼樂園、西部通道、高鐵及蓮塘口岸等,現在亦看著啟德發展區、西九文娛區、三跑、河套區和明日大嶼等發展。明白到基建不一定存在錯與對,像當年香港連年在貨櫃吞吐量高據世界前列,故此急速增建貨櫃碼頭,結果是在興建中途才發現來自鹽田港的競爭而出現過剩,結果急速殺車。大片土地並未完全發揮當年估算的經濟效益,但就為香港增加了寶貴的土地儲備。

因為增建貨櫃碼頭的觀察,香港機場三跑真的需要停下來想清楚。我認為,三跑的確忽略了深圳、廣州、珠海和澳門機場的旅客分流和局限香港機場發展的角色。香港以至世界的航班所用的飛機有偏向細型的趨勢,在每名乘客人均運作成本上與深圳是兩個世界。筆者先前時常飛柬埔寨,深圳航班不但比香港選擇多,而且便宜一半。香港和內地高鐵接駁越見完善,香港機場的角色有如貨櫃碼頭般被漸漸比下去。

<三跑融資方案已經極不現實>

機場管理局用1,415億興建三跑,原融資方案是三條腿跑路,分別是向銀行以預定5釐年息借貸690億元; 停止向政府派息及將盈利投入建設,估計涉及470億元; 而最後是向用者徵收建設費260億元。

現在填海工程嚴重延誤,而且中交建以海砂供應難為由索賠160億,比原來152億的合約超支超過一倍, 當中未被披露的是用以壓實新造土地的surcharge用量大減,所以以單價計算是非常離譜的苛索。填海延誤肯定影響相關連的項目,估計將會面對另外50-100億索賠。緊記三跑許多工程仍在投標階段,未計算未完成或未開工的工程,現存工程最高索賠額可能達到260億水平,超支後的三跑支出將達1,675億。即增加18%。

<三個融資渠道的狀況評估>

(1) 690億貸款因為超支而增加18%到814億,據報機管局在2020年4月時完成了200億銀團貸款,現在可能還差614億。這筆巨大貸款極可能難以在5釐年息下完成,就算亞投行亦相信會卻步。估計機管局能夠限制5釐年息下再完成300億融資,或涉及發行債券。但還欠314億極可能需要政府墊支。

(2) 將470億政府派息及將盈利投入建設方面,因為超支需要增加18%到555億水平。看看2019及2020的航班數量,幾乎肯定將會出現連年虧蝕。其中比較理想是免稅店是按年期競投,抵銷了旅客下滑做成的直接租務損失。但總體估計這555億元將可能全數需要政府墊支。


(3) 260億元用者繳付的建設費方面,因18%超支需要提升到307億, 看到同比旅客下跌99%的淒厲數字,而此趨勢可能持續到明年中。故此,就算後年建設費開始復甦,2019至2021年度已可能已失去三份之二的建設費,即缺口達到205億需要政府墊支。

<政府已無能力再注資1,074億>

綜合上述,機場三跑工程極可能需要政府額外注資1,074億。眾所週知,政府財政儲備今年後將跌至8,000億水平,而且往後5年甚至更久將會是長期赤字。香港政府根本無可能承擔額外的1,074億三跑墊支。既然三跑工程仍未完全上馬,剛判給金門的104億T2重建亦然,而且旅客及航班需求肯定不會是原來2030年時估計的一億人數和62萬航班。現在煞停整個計劃,包括在供應海砂的爭議上採取強硬立場, 賠償損失可能只是幾十億元內。故此,現在應該急煞停所有機場擴建工程,讓整個計劃延後3年進行。在這3年,機管局可以重新評估機場容量需求,包括鄰近機場的發展所帶來的競爭,及衡量旅客及航班復甦速度。否則,機管局將會成為香港人一頭難以負擔的大白象,香港政府沒有能力再孭多1,074億財政承擔。

「泛民議員認真打好議會戰線」言猶在耳。香港立法會的不是,不只是一味保皇的建制派盲目支持政府。還有許多根本未具備議政能力的議員在無所事事地營役。希望一個個取得社會資源的政黨,應該更多地全面做好其議政角色,不要繼續糾纏在政治口號催眠人們。筆者認為立法會的監督行政權、管理財政權和代表市民議政這三方面一直做得非常不好,導致立法會的議政水平長期被政府控制,而議員們往往不熟書而錯過許多主動議政和追究的良機,而這根本不涉及他們心中懼怕的國安法。結果香港的沉淪就在立法會監督權則重在政治議題上而越見敗壞。機管局準備無端白事補嘗過百億給中交建買海砂有何合理依據? 海洋公園在水上樂園補嘗一倍即20億給金門理據何在? 立法會議員是否最起碼讓香港人知到這些混帳? 就請所有議員們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