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atalyst編輯部

「MilMill喵坊」紙包飲品盒回收廠 開廠一年 營運情況如何?


早於十年前,香港人要回收紙包飲品盒幾乎是不可行的事。紙包飲品盒包含鋁、塑膠和紙等6層物料,其複雜性使回收相當困難。直至上年年底,兩位熱衷環保回收業的行家,藉著政府回收基金資助,創立了本港首間紙包飲品盒回收廠「MilMill喵坊」,使回收紙包飲品盒不再是夢。


創辦人之一盧智聰形容創辦過程是「邊學邊做」,一開始把廠房設於工廠單位,後來發現場地不適合,再將其移施至現時元朗工業邨的場地。小編早前參觀了MilMill的廠房,感受到現時本地廢紙回收場的營運情況及所面對的困難。


MilMill的母公司「SSID 資訊機密處理有限公司」最初主要提供機物文件銷毀和辦公室廢紙回收服務,在成立MilMill後重新定位為一所回收服務機構。現時MilMill主要提供兩種回收服務:(1)將紙包飲品盒及紙皮處理成「紙漿」,再出口至內地市場以製成再造紙或其他再造物料;(2)將一般辦公室紙送往越南造紙廠再造成紙巾。


MilMill廠房設有多部大型機器,用以製造紙漿並將紙與其他雜質分離。令小編感意料之外的,是廠房內竟無明顯惡臭或異味。這證明廠內的廢紙和紙包飲品盒衛生情況良好,不含食物殘渣,使廠房和機器沒被污染。


有效的回收物質量監管是MilMill的優勢,回收廠一直致力向各回收點宣傳「乾淨回收」的信息。以往曾有回收點接收到不乾淨的回收物,MilMill隨即向負責團體反映並要求改善。反觀政府的三色回收箱政策,收回來的物料經常被污染,以致實質回收量下降。現時全港1,800套三色回收箱的回收物收集採用單一承辦商負責,令監管有難度。政府需考慮增加承辦商數量,以改善回收物質量的監管。


然而,MilMill現時尚未達到當初申請回收基金的回收量要求,因此未必獲全數資助。以現時廠房的廢紙及紙包飲品盒回收量計,亦只能抵消製紙漿機的成本,未能衍生營利。MilMill曾考慮於民間回收站設立回收箱,但因疫情和限聚令關係,民間回收站不少回收活動均未能進行。隨著MilMill的回收技術與營運漸趨成熟,下一步需探索發展空間以增加回收量及改善成本效益。